工藝解析

一體化處理技術在燃煤電廠脫硫廢水零排放預處理中的應用研究

發布日期 : 2021-04-12 瀏覽量 :

眾所周知,燃煤電廠是用水的大戶,它的耗水量約占工業用水的20%,在我國仍以火力發電為主的電力結構中,特別是北方缺煤、少水的地區,缺水將會成為制約電力發展的首要問題,與此同時,我國的燃煤電廠與國外尤其是美、歐、日等西方發達國家電廠先進的用水量相比,其用水量、排水量大的問題仍比較嚴重,用水水平與國外先進水平比有著較大的差距,客觀上也說明我國燃煤電廠的節水潛力巨大。燃煤電廠廢水零排放是電廠用水的最高水平,所謂零排放是指不向外界排放對環境有任何不良影響的水,進入電廠的水除了以蒸汽的形式蒸發到大氣中外,其余的都處理后綜合回用,零排放使電廠從外部獲取的新鮮水量最少,這樣可以緩解水資源日益短缺的問題,同時沒有廢水的外排可以避免廢水污染環境,提高周圍的環境質量。

通常燃煤電廠鍋爐煙氣采用石灰石—石膏濕法脫硫,為防止脫硫過程中漿液內可溶解的氯離子和細小的灰塵顆粒濃度富集過高,需要從系統中排放一定量的脫硫廢水,以維持脫硫裝置中物料的平衡。脫硫廢水含有的雜質主要為固體懸浮物、過飽和亞硫酸鹽、硫酸鹽、氯化物以及重金屬,其中很多物質為國家環保標準中要求嚴格控制的第一類污染物,這些元素在爐膛內高溫條件下進行一系列的化學反應,生成了多種不同的化合物。一部分化合物隨爐渣排出爐膛,另外一部分隨煙氣進入脫硫裝置吸收塔,溶解于吸收漿液中,并且在吸收漿液循環系統中不斷濃縮,最終脫硫廢水中的雜質含量很高。所以,脫硫廢水必須經過處理才能進行綜合回用,實現脫硫廢水的零排放。從可持續發展的觀點看,隨著水資源日益的匱乏,環保要求的逐步嚴格,脫硫廢水的零排放是電廠用水發展的一種趨勢。并且具有較好的社會、環境效益和經濟效益。

1脫硫廢水零排放現有主要技術過程與運行情況簡述

脫硫廢水零排放現有主要技術過程是首先采用三聯箱工藝技術進行預處理,主要作用是去除懸浮物、重金屬及部分COD、氟化物、硫化物并調整pH等,然后進行濃縮除鹽(主要是去除氯化物)形成高含鹽濃水與低鹽分的淡水,淡水直接回用,高含鹽濃水最后進行蒸發,鹽份析出成固態鹽渣,鹽渣成為固廢或加工成工業鹽使用。蒸發出來的水蒸汽經冷凝成液態水之后直接回用,達到脫硫廢水零排放的目標。脫硫廢水因其高懸浮物、高鹽分、含有多種重金屬及COD、氟化物、硫化物超標等,絕大部分污染物成份需在預處理階段去除,為后續的濃縮除鹽打下良好的基礎,因此預處理過程是整個脫硫廢水零排放處理過程的重要組成部分。其運行穩定情況、處理效果的好壞直接關系到后續除鹽工藝的穩定運行,是整個零排放處理技術過程能否實現的前提與基礎。當前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困擾三聯箱工藝預處理過程的主要因素是藥劑加入種類多(約5種以上)、且加入量要求相對準確,對工藝控制要求高,系統耐負荷沖擊性較差,形成的固廢多、極易造成三聯箱系統出現堵塞故障、導致運行與出水水質不穩定等諸多問題,制約了脫硫廢水零排放處理工藝技術的發展。

2已有的研究成果及基礎條件

針對脫硫廢水零排放三聯箱預處理工藝技術存在的一些問題,當大部分工程技術人員集中注意力解決三聯箱預處理系統工程技術問題而束手無策時,某公司研發應用團隊從水處理材料的角度來研究與分析問題,集中精力研發了DBS新型高分子材料處理脫硫廢水,并取得了積極進展。結合DBS新型高分子處理材料配套研發了DM一體化脫硫廢水處理系統設備,整合成DBS/DM一體化系統處理技術,并在小試、中試成功的基礎上,逐步在燃煤電廠脫硫廢水零排放預處理領域展開工業化應用,并取得階段性成果。

2.1 DBS新型高分子材料簡介

DBS新型高分子材料是專門針對包括脫硫廢水在內的污水專用處理材料,呈固體粉末狀,難溶于水,比重比水大。內含有螯合基團,對重金屬有較強吸附與螯合效果。DBS對水中微細懸浮物有很好混凝、絮凝效果,形成的絮凝物(礬花)顆粒大,易沉降,在水中固液分離效果好。本身無毒,對水體無二次污染等。其主要特點是在不需要調節pH的情況下就可快速去除懸浮物、重金屬及部分COD、氟化物、硫化物等污染物,出水外觀無色、清澈透明。由于構成了較穩定的螯合與絮凝反應體系,對脫硫廢水進水流量、水質一般性的正常波動,均能夠維持穩定運行,耐負荷沖擊性能較好。形成的污泥松散性好且有一定的自潤滑性能,因此不會出現系統堵塞的故障。由于DBS新型高分子材料是一種高效復合型水處理藥劑,具有多功能性的特點,大為簡化了加藥系統,簡化了預處理系統的工藝過程與操作步驟,為預處理系統的穩定運行創造了良好的前提條件。

2.2 DM一體化處理系統簡介

DM一體化處理系統是結合DBS新型高分子處理材料專門針對包括脫硫廢水在內的污水處理研發的專用系統設備。其主要特點首先是自帶自動加藥系統,不需額外配備與投資建設藥劑配制與貯存系統。其次是功能全,集進水緩沖區,螯合、混凝、絮凝等物化反應與攪拌區,1~4級重力沉降(固液分離)區,出水緩沖區等污水處理過程與功能于一體,采用進口耐腐蝕潛水式攪拌器,高性能多層防腐涂層,高度集成的專用脫硫廢水處理成套系統設備。因DBS水處理藥劑材料實際使用過程中,投加量少,物化反應速度快,沉降速度快,固液分離效果好的特點,在處理脫硫廢水能力10~15m3/h時,設備外形設計與制造的尺寸大為縮小,主體部分設備長寬高為3.95m×2.00m×2.30m,全容積15m3。運輸方便,安裝簡單,甚至不需建設專門的混凝土基礎,可整體移動等優點,對現場安裝條件要求極低,尤其解決了部分燃煤電廠現場設備布置已十分緊湊、場地緊張有限、設備難以布置的現實問題。

3 DBS/DM一體化脫硫廢水預處理技術原理與工藝過程

3.1預處理技術原理

在DM一體化處理系統中,脫硫廢水在潛水攪拌機的攪拌作用下,與投藥箱出來的高分子DBS復合處理劑在反應區均勻混合,所含的螯合重金屬基團迅速與水中含有的重金屬離子進行高效配位與螯合,形成穩定的重金屬絡合物。DBS的關鍵特性之一就是對各類重金屬的高效選擇吸附性;關鍵特性之二就是其本身在處理前后均難溶解于水中,始終以固體懸浮物的形式存在于廢水中,利于后續的沉淀分離;與此同時,由于DBS亦是一種極性高分子,加入水中后可破壞廢水中的電平衡,促使廢水中極微細的懸浮固體相互凝聚,形成較大固體顆粒,且由于水的浸潤與極性作用,DBS高分子鏈會延伸展開,并具有一定的極性,具有獨特的捕捉、吸附廢水中細小懸浮顆粒的特性,且其本身難溶于水,且比重比水大,捕捉吸附了細小顆粒的DBS形成了類似網狀的結構,進一步捕捉與吸附其他微小懸浮顆粒,形成良性循環,直至顆粒越長越大,將廢水中含有的細小懸浮物顆粒一并捕捉吸附形成比重較大易于沉降的固體大顆粒絮凝體(礬花),在沉降區中迅速沉降下來,體現出優良的固液分離效果。高效去除廢水中的懸浮物、重金屬、及部分COD與氟化物等,為后續的濃縮除鹽工藝過程創造良好的水質條件。

3.2工藝過程簡述

將收集箱內脫硫廢水用泵引入DM一體化處理系統進水緩沖區,經進一步均質與調速后,溢流進入反應區,在反應區中攪拌作用下,與投藥箱自動投加進來的DBS粉狀藥劑材料均勻混合,在一、二級反應區中完成pH值調節、重金屬吸附螯合、混凝與絮凝等物化反應,反應過程結束后泥水混合物自動溢流進入1~4級沉降區,完成泥水分離(即固液分離)過程,清水自流入出水緩沖區,并進行檢測分析,然后自流入清水箱(池),清水可送往濃縮除鹽工藝進行除鹽處理。DM一體化處理系統中沉降分離出來的污泥定期間歇自動排往污泥池,經污泥泵送往脫水機脫水后泥餅單獨處理,濾液水進入脫硫廢水收集箱重新參與處理過程。

主體工藝過程流程方框圖如下圖所示:

1.jpg

4工業化應用情況

4.1在湖南某發電公司的工業化應用情況

2016年7月,在湖南某發電公司新建一套DBS/DM一體化脫硫廢水處理系統,處理能力10~15m3/h。新配制一根進水管道,直接將脫硫廢水引入DM一體化處理系統,新型高分子DBS水處理藥劑預先加入DM一體化系統自帶的加藥箱貯存,利用變頻電機控制加藥閥的旋轉快慢,實現控制加藥速度與加藥量。在DM一體化系統反應區中將DBS藥劑與脫硫廢水均勻混合,完成pH稍微調整、螯合脫除重金屬、絮凝懸浮物、去除部分COD、硫化物、氟化物的過程,出水溢流進入清水緩沖箱,并對pH、濁度、重金屬及其他污染物成份定期抽樣檢測,其進出口水質情況如下表1所示。然后清水通過泵送往后續的濃縮除鹽系統,進行零排放處理。DM一體化系統分離出來的污泥定期間歇自動排往污泥收集池,通過泵送往壓濾機脫水后,泥餅單獨進行無害化處置。

表1:

2.png3.png

從表1數據可以看出,進水水質存在不同程度波動的情況下,仍能夠維持出水水質在一個合格的指標范圍內,系統運行穩定性相對較好。

以下是對單個指標不同時間段的檢測分析數據,具體情況如下:

(1)進水前后pH變化情況曲線圖如圖1所示。

圖1:

4.png

備注:系列1——表示進水pH值變化曲線;

系列2——表示對應的出水pH值變化曲線;

根據圖1數據表明,通過調整藥劑的使用量,可將出水pH值調整至7.0左右。

(2)進水前后懸浮物變化情況曲線圖如圖2所示。

圖2:

5.png

備注:橫坐標:取樣次數,從坐標:SS含量(單位:mg/l)。

系列1——表示進水懸浮物SS變化曲線;

系列2——表示對應的出水懸浮物SS變化曲線;

根據圖2數據表明,進水懸浮物平均含量在3800~31800mg/L范圍,經處理后出水懸浮物含量≤19.38mg/L,遠低于DL/T997-2006標準中規定的要求范圍。

(3)進水前后總汞變化情況曲線圖如圖3所示。

圖3:

6.png

備注:系列1——表示進水總汞含量變化曲線;

系列2——表示對應的出水總汞含量變化曲線;

根據圖3數據表明,進水、出水的總汞含量均較低,低于DL/T997-2006標準中規定的要求范圍。雖然未完全體現出原料藥劑材料可以高效去除重金屬的優勢,但出水中總汞含量仍有下降趨勢。

(4)進水前后總鋅變化情況曲線圖如圖4所示。

7.png

備注:系列1——表示進水總鋅含量變化曲線;

系列2——表示對應的出水總鋅含量變化曲線;

根據圖4數據表明,進水、出水的總鋅含量均較低,低于DL/T997-2006標準中規定的要求范圍。雖然未完全體現出原料藥劑材料可以高效去除重金屬的優勢,但出水中總鋅含量仍有下降趨勢。

其他種類重金屬在進出水中的含量下降趨勢情況與上述情況類似,在此不再贅述。

(5)進水前后COD變化情況曲線圖如圖5所示。

圖5:

8.png

備注:系列1——表示進水COD含量變化曲線;

系列2——表示對應的出水COD含量變化曲線;

根據圖5檢測數據表明,進水COD含量在超過150mg/L且低于200mg/L情況下,通過處理過程后出水COD含量可降至50mg/L以下,遠低于DL/T997-2006標準中規定的要求范圍。

實際上,在進水COD含量在200mg/L~500mg/L情況下,通過處理過程后出水COD含量可降至50~100mg/L以下,否則需另設置專門的去除COD的裝置或方式方法。

其他指標在進出水中的含量下降趨勢情況與上述情況類似,在此不再贅述。

總的情況來看,經DBS/DM一體化技術預處理的脫硫廢水,可滿足后續相關濃縮除鹽系統技術的進水要求,最終實現零排放的目標。

4.2在陜西某發電公司的工業化應用情況

2017年3月,在陜西某發電公司新建一套DBS/DM一體化脫硫廢水處理系統,處理能力10~15m3/h。該公司原來建設有三聯箱脫硫廢水處理系統,因石灰乳投加系統、三聯箱處理系統易出現堵塞情況導致三聯箱無法長周期穩定運行,導致脫硫廢水處理后出水水質不穩定,且當原水水量、水質(主要是懸浮物)變化幅度大時,出水水質直接惡化。故障頻繁,為現場生產管理與實際操作增加了很大難度,而DBS/DM一體化處理系統抗負荷沖擊力強,不堵塞設備與管理,運行連續穩定。其進出口水質情況如下表2所示。

表2:

9.png10.png

總的情況來看,經DBS/DM一體化技術預處理的脫硫廢水,可滿足后續相關濃縮除鹽系統技術的進水要求,最終實現零排放的目標。

5結語

根據脫硫廢水高懸浮物、高鹽、含多種類重金屬的特點,以及當前脫硫廢水零排放預處理工藝過程中存在的一些工程技術問題,創新研究思路,從預處理工藝所使用的藥劑材料入手,研究開發了新型DBS高分子廢水處理藥劑材料,并且配套研發了DM一體化處理系統設備,整合成DBS/DM一體化系統處理技術,在達到處理效果的情況下,規避了三聯箱處理系統及其藥劑投加裝置容易堵塞設備、管理導致運行不暢、效果不穩定的工程技術問題,并在工業化應用過程中達到了預期效果,為脫硫廢水的穩定達標處理、直至實現零排放創造了穩定、可行的基礎條件,具有較好的推廣應用價值與良好的市場前景。


向日葵视频丝瓜视app下载-向日葵视频网页-向日葵视频网站-向日葵视频网站污在线观看